荐读独家记忆社保温暖的守望

文章来源:系统性血管炎   发布时间:2021-4-3 21:08:31   点击数:
 

人人有社保,生活更美好!

03社保:温暖的守望

独家记忆汶川十年

年第7期“情暖汶川”特别报道

我们不担心养老金发放 

6月12日上午,在绵竹市工商银行活动板房外,两名武警维持着秩序,人们按排队号码的顺序依次进入板房办理存取款业务。在这队伍中有不少是前来领取养老金的退休老人。

71岁的俞福祥大爷将刚领到的养老金小心地揣进贴身的兜里,乐呵呵地对记者说:“以前养老金发放都很及时,这次发放更及时,5月底就把6月份的养老金打到账上去了。”

年退休的俞福祥,以前在绵竹市房产公司工作,刚退休的时候养老金才多元,现在每月元,差不多涨了一倍。在绵竹这样的中小城市生活,可以算是衣食无忧了。

和他结伴一起来的林永玉老人每月的养老金元,他和俞福祥以前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林永玉说:“我们根本不担心养老金的发放问题,社会保险最可靠,是我们老有所养最大的靠山。”

“请18号到窗口办理业务”,临时窗口传来叫号的声音。“该我了。”林永玉老人起身向窗口走去。

在另一处农业银行的临时办理处,排着十几条长长的队,路边保安维持着秩序。一位名叫宋家权的老人正在领取养老金,他是专门从广济赶回来的。地震把家里的房子震垮后,他就搬到广济亲戚那里居住了。

宋家权老人一边数着钱,一边告诉记者:“我今年84岁,大概年就退休了。”从木材公司退休后,他的儿子接了班,过去一家人生活挺安逸的。地震震垮了家园,但老人说:“生活会好起来的。”

13日下午,在安昌镇彩票点——北川县劳动保障局临时办公点的门外仍飘着淅沥的雨,一位名叫魏元云的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火化证等一把单据,哥嫂、父亲都在地震中遇难。在办理完领取个人账户储存额、丧葬费、抚恤金等手续后,魏元云说:“哥嫂的两个娃儿,还没有成人。”他撑开伞顶着风雨消逝在雨中。 

“我来办生存认证。那天真是好险喽,幸亏我和老伴到菜地里挖莴苣去了,才保住了两条老命。”83岁的杨光荣老人和北川县劳动保障局工作人员唠叨着。

工作人员在一个厚厚的本子上登记着杨光荣老人的生存认证情况,截至6月13日,这个生存认证本上已经登记了多名退休人员。北川有多名离退休人员,在生存认证结束以后,6月份的养老金将在20日发放。

杨光荣老人每月有多元养老金,5月份的已经领到手了。和他一起来的老伴说:“我没有上过班,也没有养老金可领,我是吃老公的养老金。我羡慕他啊。”

杨光荣脖子上挂着一部崭新的手机,这是儿子给他买的,但老人还不怎么会用。“以前有固定电话挺方便的,现在有些不适应。”两位老人至今还在绵阳市九洲体育馆安置点,他们盼望能够早日恢复从前的生活。

记者返回成都整理照片的时候,意外发现在九洲体育馆拍摄的一组照片里,居然有杨光荣的老伴在义务理发点给灾民理发的情景。

在都江堰市幸福家园安置点里,申朝乐老人坐在活动板房门口悠闲地看着一群孩子嬉戏,从老人安详的眼神里,似乎可以看到往日的幸福时光重新回来了。74岁的申朝乐老人每月有元养老金,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养老金发放问题。他的老伴是失地农民,每月可以领到养老补贴元。他说:“社保从来没有拖欠过,我相信政府。” 

都江堰市社保局计划开通一个“社保走进千万家”的广播专栏,将社保的政策、办事指南、咨询热线传达给市民。在幸福家园安置点上,记者走访的几位老人都还没到银行领取养老金,从他们的言语中,显示出对社保发放的信任。近年来的养老金确保发放工作赢得了民心,再加上这两年养老金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在老人们的眼里,社保是震不垮的坚强靠山。

我要快乐地过好每一天

她拎着一个塑料袋坐在椅子上,说着自己的故事:“我叫江理,是都江堰市旅游局的工作人员。年患尿毒症,做肾移植花了60多万元。每月抗排异医药费用多元,每年都会因为真菌性细菌感染住院治疗。没有社保,我就撑不到今天。”

“年父亲患肝癌走了,年妈妈得白血病也走了。家里就剩下我和智障的哥哥相依为命。”她恬淡的神情,仿佛是说着别人的经历:“地动山摇的时候,我穿着拖鞋,拎着抢出来的药跑出来的,药就是我的命根子。我在荒地上淋了一晚上的雨。哥哥那时在自贡亲戚家里住着。”

“后来我也被接到了自贡。这次回来看到社保局还在上班,星期天也不休息,很出乎意料。我来报药费,社保局的工作人员都认识我,主动问我,‘你的资料复印没有?这里复印不要钱’。哥哥的低保金,我昨天也领到了。” 

江理说:“以前社保局像菜市场一样热闹,我每季度医疗费1元,基本医保加上补充医保,能报销10元左右,检查费也能报销。”

“我是一道坎又一道坎迈过来的,死了好多次,有时候连呼吸都没了,最后又被医生从死亡线上拽回来。我觉得每一天都是赚回来的,我应该快乐地过好每一天。”

江理患上的是一种特殊的尿毒症,医学上称之为系统性结节性血管炎。医院的血液科、肾脏科、感染科里都是熟客。有时候感染发作,医院都是先抢救,事后再补钱。“关心我的人很多,每年过节的时候,家里的客人像走马灯一样多。有工会的、妇联的、民政的、街道的、父母单位的。这么多人关心着我,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江理这次的医疗费花了.7元,基本医保报销了.77元。她还可以得到补充医保的报销。江理领完支票,记者给她拍照的时候,她说:“激素用多了,人也显胖了,不太上相了。”

据都江堰市社保局业务工作进展情况表显示,灾后累计为人次报销住院医疗费万元,为人次报销门诊医疗费万元;登记地震死亡学生人,为人次报销少儿互助金住院医疗费35万元;为人次报销新农合住院医疗费万元,为人次报销新农合门诊医疗费44万元。

6月11日大清早,一名叫廖明琼的女人愁眉苦脸地站在了绵竹市社保局局长刘伦发面前。她的丈夫和女儿在地震中遇难,她还没有从伤痛中走出来。

她的丈夫罗桂明在今年3月刚从重庆调回绵竹市东北煤炭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好不容易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地震却使她和34岁的丈夫生死永别了。由于社保转移的个人账户6月2日才到账,她来查询了好几次。这次她终于可以领到丈夫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储存额.83元。

“地震时我丈夫在矿上上班,被一块石头砸中了。”廖明琼说。

“那应该是工伤,还有工亡待遇。我让工作人员查一下,看企业是否申报了工伤认定。”刘伦发告诉她。

“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待遇。”廖明琼疲惫中显得无助。

经工作人员查找,企业已经申报了工伤认定。但这家企业在工伤新增参保人员中还没有申报罗桂明的参保情况。刘伦发说:“如果工亡情况认定了,不管是社保还是企业补偿,工亡待遇会有的。你留一个联系电话,有消息我们通知你。”

而在江油市,按照“特事特办、特事简办、特事快办”的原则,市劳动保障局仅用两天时间就将在地震灾害中因工死亡职工的丧葬费、抚恤金发放到死者家属手中。5月24日下午,四川矿山机器有限责任公司工亡职工家属钱琦、钟俊惠从江油市委常委、副市长胡德斌手中领到了20余万元的丧葬费和抚恤金。

截至6月3日,江油市劳动保障局已作出工伤认定8起,支付因工死亡职工丧葬费、抚恤金80余万元,切实地解决了因工死亡职工家属的生活困难,减轻了企业的负担,使企业轻装上阵,迅速恢复生产。

灾后的守望

6月11日,绵竹市社保局接到了德阳川雄建材有限公司申请缓缴养老、医疗保险费的报告。公司工会的李女士说:“我们正在实施抗灾自救,恢复生产,待生产全面恢复,就一次性缴纳所欠3个月的养老、医疗保险费。”

“听说灾后养老保险缴费降低了,能按正常缴费基数的60%缴费?”一位女士来到绵竹市社保局帐篷办公室前咨询。她叫李建,以前是剑南春酒厂的职工,前几年企业与她解除劳动关系后,一直是个人在续保。6月份她就要办理退休养老手续了。

“养老金多少与缴费多少是直接挂钩的。你想养老金不受损失的话,最好按正常的缴费基数缴费。”绵竹市社保局局长刘伦发告诉她。

“我明白了,还是多缴一点为好。虽然现在日子过得有些紧巴巴的。”李建来到社保局临时办公点办理了缴费手续,缴纳了.76元的社保费。

灾后第一笔缴费手续是在5月28日办理的,工作人员翻阅了财务台账以后告诉记者:“是一个名叫徐福明的个体参保人员,缴了1月至5月的养老保险费元。”

在5·12大地震中,江油市一些学生的家长在步入中年之时,痛失子女。子女遇难后,老有所养成为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江油市劳动保障局局长金华松了解一些受灾学生家庭的灾情后,到遇难学生的家里宣讲社会保险政策。他对遇难学生杨凡的家长说:“我们今天把社会保险政策送上门,并留下办公地址和电话,你们有意愿的可以前来办理相关手续,不清楚的可以电话咨询。”6月13日,劳动保障局已为一位学生的家长办理了参保缴费手续。

灾后重建的道路是艰难的,社会保险费的征缴也面临困境。据了解,年阿坝州养老保险基金缺口1.5亿元,绵竹市缺口万元。阿坝州工伤保险基金缺口万元,绵竹缺口1亿元,北川缺口2亿元。在扩面征缴有限的情况下,这些地区希望中央加大对受灾地区的转移支付力度。 

在灾后相关社保政策接轨问题上,都江堰市社保局局长李桦也期待政策给予明确,比如灾前申报工伤保险参保人员增减情况,缴费还没有完成,灾后对于新增参保人员的工伤问题如何处理。

“在灾后重建中,对于社会保险费的缴纳,应该出台减、免、缓、补的特殊优惠政策,给予灾后企业两年生产自救的缓冲期。”李桦建议。绵竹市社保局局长刘伦发也认为,应该出台提前5年退休、对无力缴费的灵活就业人员给予视同缴费年限等政策支持。

从基金缺口和寻求的相关政策支持上来看,相关人士认为,这次地震灾害对社会保险基金带来非常大的冲击,提高统筹层次,统一相关政策是社会保险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不仅是面临社会保险基金的缺口问题,社保机构自身的灾后重建也面临着重重困境。灾区多数地区社保办公场所毁损殆尽,都江堰市社保局搭建帐篷的钱都是靠亲戚朋友东拼西凑借来的。江油市劳动保障局局长金华松说:“先不谈重建办公楼的问题,就连拆除平方米的危楼资金都是捉襟见肘,目前只筹到了40万元,还有多万元的缺口。政府现在抗震救灾处处都要花钱,财政非常紧张,我们也不好意思向政府开口。”

北川羌族自治县劳动保障局更是处境艰难,临时“大窝棚”经常是四处漂泊,工作人员穿的是百家衣,吃的是百家饭,在灾后重建中,他们隐忍着家破人亡的剧痛,艰难地守望着风雨之后的彩虹。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iwkvm.com/hbyx/12113.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